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--法治

    防范未成年人恶性犯罪,心痛更要行动

    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2019-04-02作者:


    2019年新年钟声即将敲响之际,中部一个被寒风冷雨笼罩的小山村,突?#28142;?#26469;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:村里13岁男孩小民(化名),锤杀了自己的爸爸和妈妈。

    “我就是想要她闭嘴。”小民告诉记者,案发?#27604;?#23478;人没有喊他一起吃中午饭,还听到?#30422;自詬盖?#38754;前说自己的不是,心里很不舒服,遂起杀心。

    犯罪的未成年人对自己所犯错误的不以为意和对?#27604;?#21518;果的轻松判断,令亲人和社会震惊不?#36873;?#26469;自多地司法机关的报告?#27835;?#26174;示,低龄化、成人化、暴力化正逐渐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趋势。?#20302;?#26500;建针对未成年人的“防罪体系?#34180;?#23436;善相关司法制度,已经迫在眉睫。

    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、成人化、暴力化

    极少数小小年纪的施暴者,对亲近者甚至骨肉至亲下手,击破社会人伦底线

    今年元月初,记者第一时间赶到小民锤?#22791;?#27597;案发生地。小民的一位亲属告诉记者,自己大?#38469;?#22312;2018年12月31日18点40左右听到小民的姐姐敲门,她慌慌张张地说——弟弟杀死了爸爸和妈妈!

    近年来,14周岁以下未成年人?#27604;松?#33267;杀害亲友的案件偶有曝光。极少数小小年纪的施暴者,对亲近者甚至骨肉至亲下手,击破社会人伦底线,引起社会舆论震惊。

    在华南一法院审理的一起强奸杀害11岁女孩案件中,被告人韦某才19岁。此案发生前6年,韦某就涉嫌故意?#27604;?#32618;,因未满14周岁,未被追究刑事责任;一年后,韦某因故意?#27604;?#32618;被一家法院判刑;刑满后韦又作案,强奸杀害了一名11岁的女孩......

    来自多地司法机关的报告?#27835;?#26174;示,未成年人犯罪正逐渐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,并且趋于成人化、暴力化。

    暨南大学少年及家事法研究中心教授张鸿巍认为,一些涉嫌犯罪的未成年人由于未达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被阻挡于刑事司法体系之外,可能很大程度上掩饰了现实中真正存在的未成年人犯罪实况。18岁前的低总量,往往可能会在18岁以后的统计中出?#30452;?#22797;性的急剧增长。

    犯罪背后潜藏畸形人格、无知无畏

    情感反应冷漠、法律意识淡薄,是青少年犯罪施暴者的共同特点,免于刑?#20262;?#31350;反而让他们觉得犯罪没什么大不了

    “你有没有想过,当时这个事情(?#22791;?#27597;)发生时,你父母痛不痛?”

    “应该非常非常痛,那种?#35789;?#24819;不到的。”

    “如果做一件事情能够?#28982;?#20320;父母,你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?”

    ?#26696;?#20986;自己的生命。”

    “真的吗?”

    “真的。”

    夹克、牛仔裤、短发,瘦削的脸,有些躲闪的眼神,平静流利的话语。今年1月,刚锤杀了父母的小民在公安局审讯?#39029;?#29616;在记者眼前,看上去是个不能再普通的初中生。

    争执、被没收手机、没要到钱、不许玩电?#24013;?#19981;许抽烟、有积怨......记者调查发现,多数青少年恶性?#27604;?#26696;,起因主要是生活琐事。

    情感反应冷漠、法律意识淡薄,是青少年犯罪施暴者的共同特点。2018年杀害?#30422;?#30340;12岁男孩小东表现也是如此。

    “你把你妈妈杀了,你认为错了没有?”

    “错了……但是我?#32622;?#26432;别人,我杀的是我妈妈。”

    “那以后怎么办?”

    ?#25226;?#26657;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?”

    面对亲人的责问,小东如此回答。

    一位县教育局副局长说,听到这类话语,他的眼泪哗哗地直流,心中?#31185;?#30340;是巨大的疑问:这些孩子,对待师?#36873;?#33267;亲、骨肉,怎么下得去手呢?!

    有专家认为,这是犯罪心理潜质和人格个性缺陷的典型特征。

    代理过相关案件的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委?#34987;?#22996;员郑?#21491;?#21578;诉记者,犯下多起?#27604;?#26696;的韦某,对犯罪的?#29616;?#24230;很低,从首次犯罪就没有认识到问题的?#29616;?#24615;,免于刑?#20262;?#31350;反而让他觉得犯罪没什么大不了。

    锤?#22791;?#27597;的小民,?#27604;?#21518;冷静地掩?#26410;?#29702;现场。随后,搜罗家中现金再骑父母的电瓶车离家,再搭车到镇里。在暖和的网吧泡了两个小时后,风闻自己?#27604;?#30340;消息传开,才从网吧后门溜走。在当地高铁站等待一夜后,又用?#30422;?#30340;身份证搭上了去往云南大理的高铁......

    “我就想让他死。这样我就会进去,进去后家里也不用管我,这样家里就没有我上学、就业、买房的经济负担;?#20197;?#37324;面有?#26434;?#21917;的,我家里最多出个棺材?#36873;!?4岁就连捅同学十余刀致其死亡的小锋(化名),事后在供述中如此说道。

    “生病家庭”监护缺失难辞其咎

    全国法院审结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,来自流动家庭的未成年人最多,其?#38382;?#31163;异、留守、单亲和再婚家庭

    “我们都没什么文化,不懂怎么管孩子,孩子不听话就只有打。”2017年,13岁男孩小林(化名)因借钱未果杀害?#30422;?其?#30422;?#23545;外界说。

    “说实话,我们就是让孩子不饿着、冻着,对孩子的?#24471;?#30149;,没有办法管的。”同年,持刀抢劫同学案中16岁留守少女小雨(化名)的奶奶,也曾这样说。

    面对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的典型案件,在震惊和痛惜之余,人们细数那些案件背后,通常都有着家庭教养不当、社会关爱缺失等方面的共性问题。

    “我国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根本原因之一是监护缺失。?#21271;本?#24072;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说。

    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0日,全国法院审结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,来自流动家庭的未成年人最多,其?#38382;?#31163;异、留守、单亲和再婚家庭。

    2015年以来,西部?#25345;?#24515;城市涉罪未成年人与未成年被害人中,来自单亲家庭、继亲家庭以及父母不和家庭的占41.6%。2017年,东北某市一家检察机关提供的数据显示,未成年人犯罪的?#21491;?#20154;中离异家庭占62.1%……

    2015年发布的《涉案未成年人家庭监护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涉案未成年人中至少有55.52%的人?#35789;?#21040;监护人或照管人的管教。《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3?#35775;魅分?#20986;,预防与早期干预是儿童与家庭支持?#20302;?#30340;重要组成。近年来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国多地推广“社区儿童保护服务体系与网络建设”,亦将高风险家庭评估作为重点。

   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少年法律研究所所长郭开元说,由于长期缺乏父母的陪伴和教育,留守、流动或单亲家庭儿童的情感比较脆弱、自卑、敏感,长期的压抑容易使孩?#26377;?#25104;内向、偏执的性格,甚至是情感冷漠,对一切都感到无所谓,从而影响身心的健康发展。

    “我恨我妈,早就想把她给卖了。”小民这样告诉记者,自己的?#30422;?#26159;智障者,感觉很丢脸,也没有机会感受母爱。小学六年级时,他曾因生活上的事情被父母冤枉,遭到?#30422;?#26292;打,“仇恨”的种子一直埋在心里,伺机报复。

    “没有教不好的孩子,只有不会教的?#39029;?#21644;老师。?#38381;?#26159;社会普遍能够接受的教育观点。

    流动、离异、留守、单亲等家庭的困境儿童,因为“家庭监护缺失”,往往导致无法及时发?#21046;?#22522;本需求,缺乏对事?#23548;?#25252;缺失和受虐儿童的取证支持,福利政策和救助服务难以落实。“小孩缺失了正常的家庭关爱与教育,不出问题是例外,出问题才是常态。”法治湖南研究院重大疑难案件研究中心副主任、湖?#19979;裳月?#24072;事务所刑事辩护团队带头人易文松说,一些孩子为对抗亲情冷漠或过度约束,青春期的叛逆被激发放大,手段无所不用其极。这种情况发展到其扭曲人格基本形成后,正常教育手段再介入就晚了。

    中南大学教授胡彬彬、浙江省特级教师陈立群等均提到,家庭教育是孩子的第一课堂,而现在还有很多家庭和?#39029;?#35273;?#23186;?#32946;孩子做个好人,是学校的责任。中国这40年物质发展前所未有,但?#24615;?#36825;个“物”的“德育”,还?#23545;?#27809;能跟上。

    浙江台州市一所留守儿童占绝大多数的小学曾做过长期调查。结果显示,相较于普通儿童,留守儿童更易表现出情绪消极、任性、冷漠、内向和孤独,其中82%的留守儿童在问卷中表示自己很孤独;45%的留守儿童表示自己有烦恼不知道向谁倾诉。

    国家卫健委?#37096;鼐志?#31070;卫生处处长王立英坦言,很多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,?#39029;?#19981;重视,发展下去就是重症。常见的如家庭变故导致的孤独、自闭、社交障碍、厌学、网瘾等?#21462;?/span>

    “近年来很多见诸报端的恶性事件,肇事肇祸者均显现出一定程度的精神障碍。”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?#34987;?#38271;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说。不少专家提到,未成年人施暴,不排除其确实存在危险犯罪人格或精神障碍?#30446;?#33021;性。在没有关怀和干预的情况下,最终结果只能是伤害自己或者伤害他人。

    郭开元建议,对问题少年的监护人开展亲职教育,强制监护人参加家庭教育辅导,学习和掌握科学的家庭教育知识和技能。据介绍,2010年全国妇联颁布了?#24230;?#22269;家庭教育指导大纲》,明?#39277;?#23450;家庭教育的原则、内容?#22836;?#27861;,?#26434;?#26381;刑人员家庭、流动人口家庭和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的内容重点?#22836;?#24335;方法都进行了明?#39277;?#23450;,是开展家庭教育的重要依据。

    降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不能“治本”

    ?#26434;?#28041;案的那些未满14岁的施暴者,人们对如何善后感到十分棘手

    记者在采访小民案时,其亲属无一愿意承担教管小民的责任。“我年?#30171;?#20102;,没有能力,只能请政府帮我们教育他。”小民的大伯说。

    “我们希望政府把他送得越?#23545;?#22909;,不要回来。”当地多?#28142;?#27665;说起小民时都不寒而栗,他们表示理解小民的大伯:“他连父母都杀,哪一天再把伯伯、伯母或者邻居杀了怎么办?”

    小民的班主任老师透露,其所在的学校,?#39029;?#21644;学生都对小民案高度关注、对小民的去向更关注。有许多?#39029;?#20027;动?#24050;?#26657;和老师,坚决抵制小民回校读书。一些?#39029;?#20026;以防万一,紧张地张罗自己孩子转学事宜。

    “我个人来说,他做我的学生,我依然是愿意的,因为他没有成年,还要接受教育。但我们不能只考虑一个孩子,为了其他的孩子,不能把他放到普通的学校。”小民的班主任说。

    负责审理案件的民警介绍,由于亲属无人愿意接收小民,可能会将他送到省里的少管机构,但是管教期有限。

    “之后该怎么办?”很多受访者担忧地说,小民很难再融入社会,加之缺少家人的管束培养,他可能再次沦入犯罪的深渊。

    我国《刑法》关于“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”的相关规定,限于十四周岁以上。?#26434;?#28041;案的那些未满14岁的施暴者,人们对如何善后感到十分棘手。

    一边是触发公众底线的恶行,一边是未达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而“逍遥法外?#34180;?#36825;样的落差引起了公众的强烈不满,其中不乏呼吁通过修改《刑法?#26041;?#20302;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的声音。

    有学者、法?#23665;?#20154;士认为,14周岁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起点的确定,是基于20世纪70年代的中国儿童发育状况。随着我国经济?#30446;?#36895;发展,儿童生理和心理状况的成熟也较20多年前已至少提前了2至3年。因此,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的起点也应随之提前。

    一些观点还认为,对待涉罪未成年人温情脉脉的态度使很多未成年人产生了“犯罪不会坐?#24013;?#30340;念头,形成了示范效应。

    在采访中,也有不少司法工作者?#22836;?#24459;学者对降低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持反对态?#21462;?/span>

    四川省人民检察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处长罗江认为,降低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治标难治本,当前亟须解决的问题并不是降低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,而是破解“宽容即纵容?#38381;?#19968;?#20302;?#24615;?#28895;狻?/span>

    “从未成年人犯罪中,我们都能看到来自原生家庭的影响。”郑?#21491;?#35828;,“用成人的错去?#22836;?#23401;子,欠缺公平。由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处分机制不完善,导致公众对未成年人犯罪不了了之的错觉,由此引发了争议。”

    上海政法学?#33322;?#25480;姚建龙说,在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程序上,虽然有社会调查、犯罪记录封存、法定代理人与合适成年人到场等特殊程序,但所有的特别程序仍然置于普通刑事司法体系下。“涉罪未成年人在经过一系?#23567;?#28201;情’的‘特别程序’后,最终仍只能?#28142;?#20197;和成年人一样的刑罚。”

    专家建议,对未达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的未成年人,建立帮教其回归的缓冲地带,防止其游离于刑罚和教育之外。

    记者还发现,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相关工作,当前司法机关内部也面临专业化程度低、配套工作体系不完善等问题。而工作开展相对较好的司法机关也尚未形成机构全覆盖,特别是在少数民族地区此项工作发展更缓慢。

    未成年与成年犯罪?#21491;?#20154;混押、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不足、在无监护人到场情况下开展讯问……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各地办理未成年人案件时的瑕疵大量存在。

    采访中多名专家指出,当前未成年人恶性犯罪相关工作面临的?#28895;?不光是未达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的涉罪少年管制失灵。对那些达到刑事责?#25991;?#40836;、但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涉罪后的行为纠正、教育挽救也缺乏有效的机制。“归根结底还是未成年人司法制度不完备。”(记者毛一竹、?#38556;?#27954;、史卫燕、吴光于、俞菀)


    责任编辑:史洪芳

    北京pk10定位胆
  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

  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