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--理论--?#19981;?#29702;论界

    从农民面临的四大关系看中国农村改革

    我国农村改革是以?#19981;?#20964;阳小岗村农业“大包干”为起点的。40多年来,中国农村改革涉及到农民面临的四大关系,即农民与集体、农民与政府、农民与土地、农民与市场的关系,并相应展开了四轮有历史意义的改革。其中,?#19981;?#37117;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  涉及农民与集体关系的改革:“大包干”。农民与集体的关系是社会主义国家所特有的。因为从苏联开始,社会主义国家的农业都实行集体所有制,成立了农村集体组织,认为这样可以在农村既彻底消灭剥削,又能避免出?#21046;?#23500;两极分化,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。新中国成立后,我国通过土地改革、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,大大解放?#22836;?#23637;了农村生产力。但由于我国农村生产力发展不平衡且整体较落后,此后长期推?#23567;耙淮?#20108;公”的计划经济管理体制,农民干什么、怎么干、得多少,全部由人民公社下的生产队决定,致使农民及其家庭丧失自主的土地经营权和收益权。这种吃“大锅饭”、搞“穷平均?#20445;?#25104;为束缚农村生产力进步的桎梏,窒息了集体经济的发展活力,也导致农民吃不饱饭。发端于小岗村农民的“大包干”即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为农村改革探索了新的?#36739;頡!?#22823;包干,大包干,直来?#27604;?#19981;拐弯,交够国家的,留足集体的,剩下都是自己的?#20445;?#30452;观而深刻地提示了“大包干”是理顺农民与集体关系问题的重大改革,并由此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。

    涉及农民与政府关系的改革:税费改革。“大包干”调动了农民积极性,我省粮食连年丰产,农民连年增收,农村经济?#27604;伲?#31038;会事业也要随之发展。农村发展社会事业钱从哪里来,?#27604;?#26159;取之于民,政府要向农民征税收?#36873;?#30001;于当时过高地估计了农村经济的?#27604;?#31243;度和农民的承受能力,对农民的税收增加了,收费也增多了,致使农民收入增长缓慢。加上农业生产成本上升、农民卖?#25913;?#31561;问题的出现,严重影响了农民的积极性。而这些问题的根源主要是农民税费负担加重,必须要进行第二轮农村改革,这就是发生在我省的农村税费改革。从1994年起,?#19981;站?#22312;五河、无为、?#21507;丁?#28617;溪、来安、望江、太和等县进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,受到?#25345;?#22830;、国务院的高度重视,1998年9月28日,国务院农村税费改革领导小组确定?#19981;?#20026;全国唯一的农村税费改革试点省,?#19981;?#21448;?#28142;?#36208;在全国农村改革的最?#25226;亍?#31246;费改革,农民满意,农村基层干部满意,中央满意,2003年?#25345;?#22830;、国务院决定在全国推广。随着全国工业化、城镇化?#30446;?#36895;发展,国家实力、政府财力逐年增长,2005年12月29日,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经表决通过,自2006年1月1日起,?#29616;埂?#20013;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》,从而结束了农民2000多年交税的历史。

    涉及农民与土地关系的改革:“三变?#22791;?#38761;。早在2010年,?#19981;?#30465;农垦集团为扭转亏损局面,在严格执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基础上,探索农场土地改革方式,把耕地作为宝贵资源,提出“资源资产化、资产?#26102;?#21270;、?#26102;?#32929;份化”的改革思路,培育了新动能,全省农垦系统第二年就扭亏为盈,受到了省委、省政府?#30446;?#23450;。2016年,?#19981;?#22312;全省11个县(区)选择13个村开展“资源变资产、?#24335;?#21464;股金、农民变股东”的农村“三变?#22791;?#38761;试点工作,以激活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、住房财产权、集体收益分配权,探索集体经济的有效实?#20013;?#24335;,促进农民增收。这是对农垦改革的复制与提升。2018年,?#19981;?#30465;进一步加大农村“三变?#22791;?#38761;力度,要求每个市至少选择1个县整县?#24179;?#20840;省完成“三变?#22791;?#38761;的村数达到3752个,?#26082;?#30465;总村数的22.8%。农村“三变?#22791;?#38761;,开启了中国农村第三轮农村改革的征程。虽然贵州省六盘水市差不多同时也在搞“三变?#22791;?#38761;,但我省提出“三变?#22791;?#38761;思路在全国最早,是对中国农村改革的新贡献。

    涉及农民与市场的关系的改革:需要继续深化的农产品价格改革。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,农民还面临着与市场的关系。理顺农民与市场关系的改革,关键是农产品价格改革。改革开放以来,为培育以市场为基础的价格形成机制,价格改革一直是我国改革的中?#24149;?#39064;,而且价格改革又是从农产品价格改革开始的,但?#20004;?#24182;没有结束,理顺农民与市场的关系,仍是我国在新时代需要继续深化与探索的农村改革大课题。?#19981;?#31215;极参与国家组织的农产品价格改革,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率先放开粮食零售市场到2001年率先实施粮食?#23637;?#20445;护价等,一直走在全国前?#23567;?#30001;于粮食关乎国计民生,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﹙WTO﹚后,政府对粮食补贴又受到WTO“黄箱”规则的影响,农产品的价格补贴受到限制。针对这个严峻问题,2014年国务院提出对农产品实?#23567;?#30446;标价格?#22791;?#38761;,即以市场形成的农产品价格为“目标价格?#20445;?#22312;此基础上引入农?#24403;?#38505;机制,以农?#24403;?#38505;化解农产品的市场价格风险,既保护了农民的利益,又符合WTO规则,适应市场经济规律?#30446;?#35266;要求,能理顺农民与市场的关系,因而可称为农村第四轮改革的主要内容。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明确提出要逐步建立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,当年启动了东北和内蒙古大豆、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,并探索粮食目标价格补贴办法。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强调继续实施并扩大农产品目标价格政策。?#19981;?#26159;农业大省、全国重要的粮?#25345;?#20135;区,应继续深化农产品价格改革,在新时代为中国农村改革作出新的更大贡献。

    (作者为?#19981;?#30465;时代战略研究院院长 )


    责任编辑?#21644;?#25391;华

    北京pk10定位胆
  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

  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