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--生态

    从"醒来,铜陵"到"转型,铜陵" 这座"铜都"变绿了

    来源:人民日报2019-04-12作者:朱思雄 孙 振

      俯瞰?#19981;?#30465;铜陵市天井湖。胡小毛摄

      2015年,曾被破坏的大青山?#25945;?#24471;到修复。过仕宁摄

    2012年之前,因石料开采,大青山?#25945;?#22823;片裸露。高凌君摄

    引 子

    “改革大潮澎?#21462;?#21382;史不?#24066;?#25105;们再躺在产品经济上酣睡了……醒来,铜陵!”

    时隔28年,再读这段文字,洪哲燮仍然激动难抑。那是1991年11月14日,铜陵报头版头条刊发长文《醒来,铜陵!》。洪哲燮当时任铜陵报总编辑。

    彼时,位于?#19981;?#30465;中南部的铜陵困境待解:经?#23186;?#26500;单一,污染问题伴生,资源枯竭弊病显露;一些干部改革意识不浓,企业经营机制不活、效益不高。《醒来,铜陵!》如石击水,激起波澜。舆论疾呼“醒来,不只是铜陵?#20445;?#23558;铜陵思想解放大讨论引向全国。

    在洪哲燮看来,这只是铜陵思“变”的前奏。近30年来,资源枯竭的压力与?#31449;?#22686;,铜陵人的神经日益紧绷,城市转型的探索从未松懈。2009年,铜陵被列为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。

    从记忆里时常下起的酸雨、?#32503;?#21378;飘向云端的黑烟,到眼前的水清岸绿,年过七旬的洪哲燮一路见证铜陵之变,“不断解放思想、自?#19968;?#37266;,?#28142;未?#25104;长、涅槃”。

    走进铜陵,记者探寻到几个转型中的“断面?#20445;?#36824;原“铜都”在观念更新与?#23548;?#25506;索互相促进中熔旧铸新的道道履痕。

    眼前与长远

    啤酒厂高开低走,?#32503;?#21378;后来居上,迥异的命运,折射有定力才有竞争力的产业转型之路

    一铜?#26469;螅?#26377;“铜都”之称的铜陵经历过辉煌。铜陵市发改委副主任方?#28572;?#22238;忆,上世纪90年代,铜产业产值一度撑起全市九成的经济总量。 

    但亮眼的数据背后,隐忧已经浮现。矿?#36739;?#32487;枯竭,“资源饭”不再那么好吃了。比如当时超期服役多年的铜官山铜矿,年产铜矿石从巅峰时的1.4万吨降至不足2000吨,效益骤减,却迟迟无法关停。

    “5000多名工人加上家属,近1万人的生计从何而来?”在方?#28572;?#30475;来,企业盈利的能力弱了,负担却重了,?#25226;?#25214;替代产业的转型之思,当时已经萌芽,但到底往哪转,都在摸索,?#36739;?#23578;不明晰。”

    最典型的案例,是铜陵当地最大的国有铜业企业——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(下?#21860;?#38108;陵有色?#20445;?#20854;下属的集体企业,由80年代中期的十几家发展到90年代中期的100多家,产品涵盖水泥、编织袋等方方面面。

    更让人费解的是,一个铜业企业,在当时竟生产起了与主业无关的啤?#21860;?#38108;陵有色工会副主席、2000年出任啤酒厂董事长的王列才直言,“做啤酒门槛低,短平快,技术工艺不难;啤酒厂依附铜官山矿山,水、电等费用全免。那时外地企业尚未进入,本地?#27835;?#22823;?#25918;疲?#20135;品销售火爆……”

    市场起初确实如此,这款被称为“?#20316;D豚”的啤酒名噪一时,企业获利颇丰,人员安置的巨大压力也得到缓冲。王列才形容,“啤酒厂在当时就像一个可以兜底的蓄水池,懂行不懂行的都能进,安置了1000多人就业。”

    而就在同一时期,引进高新技术、与国外合资的新?#32503;?#39033;目——金隆铜业有限公司于1993年筹建。项目初创者之一、金隆铜业公司党委书记梁海卫回忆,“公司的做法在当时有些另类。”

    另类在哪?金隆公司?#32503;?#21378;运行所需维修、物流等配套服务,全部向第三方购买,不安置一名无关人员?#36745;?#24037;还得出资:筹建期间所有员工根据工资基数,每人每月扣除数十元到200元不等的工资,作为企业向员工借款以支持项目上马。

    新项目看准的是?#32503;?#20135;业升级的前景,但因引进技术的吸收消化尚需时日,加之彼时铜产品市场萎靡,公司投产后连年亏损。梁海?#28010;担骸?#24456;多人不解,相比啤酒厂的高回报,大伙倒贴工资搞了个赔本项目,图啥?”

    时间是最客观的记录者:咬定目标抓攻关,21世纪初,金隆公司开始盈利,电解铜年产量由投产时的10万吨?#26087;?#33267;如今的45万吨,2018年盈利7亿多元;曾经风光无限的“?#20316;D豚”啤酒,则因人才、技术储备不足和市场冲击?#20173;?#22240;,这时被迫停产。与此同时,此前上马的?#28142;?#25209;短平快项目,也纷纷改制、关停。

    “不能只图眼前,更不能盲目跟风,否则如同饮鸩止?#30465;!?#29579;列才感同身受,“转型面临方方面面的阻碍,必须有定力,眼前难题要考虑,但更要顾及长远效益。”

    2007年,铜陵有色第一?#32503;?#21378;关停,时任厂长的王列才为它设计了新的替代产业——铜阳极泥和铜熔?#23545;?#32508;合利用。从以往废弃的阳极泥、炼炉渣里筛选金、银等,加大资源循环利用。原厂大量人员通过转岗、技能培训等,加入新项目建设。去年,该项目实现盈利约5000万元。

    在企业转型的迥异命运中不断摸索,铜陵人逐渐明晰了城市转型的路径:立足厚重的历史积淀,抓住铜产业,做足铜文章,把目光瞄向铜深加工、铜?#32503;?#21319;级或半导体等与铜相关的产业。

    硬件与软件

    生产设备,一个是利用国外先进技术,一个是?#30475;?#22269;产;盈利,?#35789;?#21478;一番景象。?#23548;?#35777;明:从产业链低端迈向高端,不只是引进技术、升级硬件,更要注重制度创新、软件提质

    10多年前,从电解铜到铜箔、铜杆、铜管,?#28142;?#25209;铜深加工企业在铜陵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但没过几年,一个个成了霜打的茄子,蔫了。

    铜冠黄铜棒材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一个。走进生产?#23548;洌?#29076;铸设备、挤压机?#26085;?#40784;排列,清一色的德国制造,年可产黄铜棒材7.5万吨。论硬件一点不差,可从2008年建厂开始,企业连续10年亏损。问题出在哪?

    ?#23548;?#24037;人孙辉军原是矿山维修工,经选拔转岗进入公司,可面对新设备,他还是蒙了,“不会用啊,突然让摆弄这些宝贝,手心直淌汗。”

    到职业学院培?#25285;?#22238;到厂里又跟着设备厂家的技术人员学操作,前后忙活了3年,才把设备玩转。可这时,?#32622;?#20102;用武之地。

    “设计年产能7.5万吨,订单量却只有约1.5万吨。”看着锃亮的设备闲置,孙辉军感慨,?#30001;?#38108;产业链,发展铜深加工,?#36739;蠣淮恚?#21487;不能照搬采矿、?#32503;?#30340;模式来做。?#23433;?#30719;、?#32503;?#20135;粗铜、电解铜,要求大规模、标准化,铜深加工?#35789;?#23567;批量、差异化,要根据客户需求?#21487;?#23450;制。”

    与黄铜棒公司相隔不远,生产铜管的海亮(?#19981;眨?#38108;业有限公司?#35789;?#21478;一番景象。

    2010年,海亮公司经招商落户铜陵。初来乍到,副总经理陈磊?#30142;?#20102;周边包括黄铜棒公司在内的不少铜深加工企业。看着别人一水的德国制造,再看看自家的国产货,他心里直痒痒。

    不承想,几年后,黄铜棒公?#37202;?#22343;年亏损上千万元,海亮盈利上亿元。

    为何反差如此明显?陈磊坦言,一个机制灵活,一个机制僵化。“我们的员工按绩效考核多劳多得,部门设置、运转完全按市场需要配置。”

    而反观黄铜棒公司,曾在这里做了10年行政的钱庆华坦言,2016年以前,公司机构设置过度行政化,各唱各的调。“员工也没积极性,按级别、学历等拿定岗工资,效益好坏事不关己。”

    ?#21834;?#22806;来户’是市场思维,本地国有深加工企业仍?#28142;?#22312;计划管理色?#30465;!?#26041;?#28572;?#30475;得透彻,“从产业链低端迈向高端,不能只是引进技术、升级硬件、上规模,更要注重推进企业管理现代化,实现软件提?#30465;!?/span>

    新一轮改革,再次在铜陵上演——

    技术、市场,缺啥?#32929;丁?#38108;陵连续8年组织铜深加工企业负责人到国内知名高校培?#25285;?#27599;两年举办一届铜基新材料产业发展论?#24120;?#25512;动企?#23548;?#25216;术交流、市场合作。

    制度管理创新突破。铜陵一方面以体制机制改革优化营商环境,近年来建成市县全覆盖的联合审批?#20302;?#21644;“多规合一?#24330;?#21512;服务大厅等,以更便利的政务服务吸引更多企业投资;另一方面推动本地铜产品深加工企业试?#23567;?#27169;拟职业经理人”等制度,探索“国有的体制,民营的机制?#20445;?#20197;制度创新激发转型动力。

    多措并举之下,黄铜棒公司2018年实现盈利50万元,建厂10年后首?#38395;?#20111;为盈。

    生态与发展

    对环保的重视程度,决定了发展的高?#21462;?#21676;定“生态优?#21462;?#32511;色发展?#20445;?#38108;陵铜、硫、石灰石等产业总产值翻了一番,但主要污染物排放减少近一半

    2009年,始建于70年代的金昌?#32503;?#21378;启动改造升级,项目分两部分进行:老厂区就地改造,同时异地新建一家工艺先进的现代化?#32503;?#21378;。

    不料几年之后,随着城区扩张,周边?#29992;?#21306;与老厂区相互交织,因污染排放导致的矛盾纠纷时有发生。2013年出任厂长的赵荣升?#37319;?#33041;筋,“生产中‘跑冒滴漏’反反复复,时不时就会收到环保罚单。”

    当初为何不整体搬迁?#21487;?#20219;之初,赵荣升抱着继续实施就地改造的想法,带队做了8次可行性研究,最终虽然放弃了这个念头,但也充分体会到过往的抉择之难:撇下周边?#29004;ā?#27700;电气等配套和人员安置压力不?#25285;?#21333;是老厂区五六亿元的固定资产,就不是说舍弃就能舍弃的。

    2017年4月,金昌?#32503;?#21378;老厂区最终还是被关停,但它所经历的困扰,是铜陵转型曲折的一个缩?#21834;?005年,铜陵市开始筹建循环经济工业试验园,努力把污染治理、废物利用等当作产业来抓。

    过去,铜陵冬瓜山矿山每年选矿过程中会伴生110多万吨硫、铁精矿等废弃物。直接丢入?#37319;?#24211;,会产生污染且有安全隐患;卖给制酸企业,焙烧脱硫后产生的大量?#26174;?#20381;然难处理。

    现在咋解决?硫精矿回收后用于制作硫酸,焙烧脱硫后的?#26174;?#28151;入一定比例的铁精矿用于生产铁球团,产生的二氧化硫烟气通过有机胺吸收?#20302;城?#27905;处理后,再返回制酸?#23548;?#21046;作硫酸。整个过程产生的烟气、热量?#28982;?#25910;后,用于发电、供?#21462;?/span>

    如今,原先被弃若敝屣的硫、铁精矿变成了宝。当地一?#31227;?#19994;的负责人左永伟介绍,该企?#30340;?#20135;硫酸70万吨、铁球团110万吨,带来年均1亿元以上的利润;生产过程中的废气、热量等,经回收用于园区生产供热和供电。

    这样的转变,表面?#35789;?#25216;术进步,背后则是理念驱动。2014年,因脱硫?#20302;?#19981;稳定造成烟气跑?#21834;?#35774;备腐蚀,该公司收到5万元环保罚单。随后,公司投入4000万元改进脱硫技术,成功研发出有机胺脱硫等相关工艺,解决了行?#30340;?#39640;浓度二氧化硫烟气的回收利用难题,获得2017年度?#19981;?#30465;科技进步奖一等奖。

    对环保的重视程度,决定了发展的高?#21462;?#21435;年6月,金昌?#32503;?#21378;异地搬迁后新上马的“奥炉”?#32503;?#39033;目投产,与周边冶化企业等组成循环经济?#30333;?#22242;”。各企业生产中产生的蒸汽等热能,通过“蒸汽联网”循环使用,减少污染,成本也远低于烧工业锅炉。赵荣升?#25285;骸?#25130;至去年底,半年时间盈利超8000万元!”

    铜陵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郭忠感慨:“资源枯竭城市转型,关键是要绷紧‘生态优?#21462;?#32511;色发展’的弦不松劲。”

    曲折探索中,铜陵完善铜、硫、石灰石资源循环产业链,开展?#37096;?#31561;产业废物综合利用,推动工业开发区开展循环化改造,踏上“在保护中发展、发展中保护”的转型新路。“十一五”以来,铜陵铜、硫、石灰石等产业总产值翻了一番,但主要污染物排放减少近50%,单位产品能?#21335;?#38477;约20%。

    阵?#20174;?#25104;长

    抓住铜,?#30001;?#38108;;不唯铜,超越铜。在风雨砥砺中转?#22836;?#23637;

    转?#22836;?#23637;,阵痛没少挨,弯?#35775;?#23569;走,但不断地“吃一?#20826;?#19968;智?#20445;?#38108;陵收获的是成长。

    ?#30333;?#20303;铜,?#30001;?#38108;;不唯铜,超越铜。”铜陵市委书记李猛总结,铜陵转型贵在不见异思迁、五花八门都想弄,而是心无旁骛做好铜主业,推动产业链升级;也不好高骛远,什么领域都去碰,而是把重点放在半导体、新能源汽车、电?#26377;?#24687;等新兴产业上。

    思路清晰,还要保持发展的耐心。比如,从铜深加工产业有一定基础,到引进汽车发动机生产,再到去年底首批2000辆“铜陵造”新能源汽?#21040;?#20837;国内市场,新能源汽车产业在铜陵从无到有,走过13个年头。铜陵经开区副主任程军感触颇深,“哪一步尝试,不得好几年沉淀?”

    好在铜陵十余年来虽历经?#37096;潰?#20294;一直在前行:以培育壮大新动能为路径,锻造城市转型的“硬脊梁?#20445;?#24403;地非铜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由2012年的31%提高到去年的45%;以“水清岸绿产业优”为目标,刷新城市?#25226;?#20540;?#20445;?#20840;力控煤、控气、控尘、控燃,去年PM2.5、PM10平均浓度同比?#30452;?#19979;降17.4%和15.1%;以体制机制革新为抓手,激发城市转型原动力,在?#19981;章?#20808;建立政府权力清单,工业项目审批时限压缩至40个工作日。

    新能源汽车产业虽然还处于成长期,但清晰的发?#26500;?#21010;,清亮的营商环境,清新的绿色发展理念,让程军有了底气,“市里正研?#23458;?#21160;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政策,培育市场,扶持龙头企业,我们期待它尽快长大成人。”

    “还会有很多困难,还要不断摸索、总结。”铜陵市市长胡启生认为,资源枯竭城市转型绝非一日之功,但这座城市不折不挠的那份勇气与笃定令人期待。

    “醒来,铜陵”之后,这座城市又相继开展了“起来,铜陵”?#25644;?#36215;,铜陵”“转型,铜陵”为主题的解放思想大讨论。“?#29260;?#21402;重,熔旧铸新,自强不息,敢为人?#21462;保?#36825;16字的“铜都?#26412;?#31070;,被镌刻在当地铜文化广场的浮雕上,激励更警醒着?#28142;?#20195;铜陵人砥砺前?#23567;?/span>


    责任编辑?#21644;?#25391;华

    北京pk10定位胆
  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

  • <code id="chqbg"><label id="chqb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dd id="chqbg"></dd>